张氏松

编辑:唾骂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2-22 21:07:06
编辑 锁定
本词条缺少名片图,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还能快速升级,赶紧来编辑吧!
寒亭区开元街道北张氏村西南角,北宋年间是一处墓地,据史载墓主人是位王姓官人,公元1035年,王氏墓茔地内栽植了两棵松树,被后人称为张氏松。
中文名
张氏松
地    点
寒亭区开元街道
历    史
北宋1035年
记    载
潍县志稿

张氏松张氏松

编辑
关于这两棵古松,《潍县志稿》是这样记载的:“宋松在北张氏庄外,王氏祖茔内,有二株,大[1]  者周七公尺二十一公分,次者五公尺七十二公分。墓立于宋政和时。二树当即其时所植,为全邑古木之冠。”宋朝景佑二年(公元1035年),南、北张氏村王姓家族建立王氏祖茔,同时,植松树两株。树以村得名,曰张氏松。到上世纪30年代,王氏茔地已形成方圆60亩、遍植苍松翠柏、郁郁葱葱、在潍北一带远近闻名的张氏墓田。墓地内种植的松柏,树龄都在百年以上。数百年来,这个墓田历来被王氏家族1000多户人家视为圣地,严加保护。
在远处看,只见枝杈凌空,突兀仓劲;行至近前,二松又如雷惊蛰龙,拔地而起。一株葱茏茂盛,苍翠如滴;另一株秃干盘旋,间有翠簇。细瞧二松的干、枝、杈有的恰似蛟龙,或拥抱亲昵,或盘卧静眠,或忙碌川行,或凌空腾跃,昂首甩尾,千姿百态,真是活龙活现。还有的干、枝、杈生得奇形怪状,更诱人遐想不已。于是,人们观其令人赞叹不已的是它二树一体,各显其姿。二松的枝、叶,或为刺松,或为梅松和板松。更出奇的是,据当地老年人讲,三十年前,他们都亲眼目睹过二松每逢夏季阴雨连绵的时节,就开花瓣为椭圆形的小黄花,绚丽夺目,飘洒着浓郁的松香;当太阳一出,花瓣又含羞似地合拢起来。多少年来,当地群众视这二株古松为奇珍异宝,严格保护。

张氏松王氏茔地百年松林 潍县战役支援前线

编辑
1938年,日本军队占领潍县后,曾强行砍伐了茔地里的一些树木,修筑碉堡,激起了附近百姓的同仇敌忾。
解放战争时期,特别是潍县战役前期,华疃区(今寒亭区开元街道)周围几十个村、方圆几百里的树木,大都被国民党军队砍去修了碉堡,做了鹿砦。但畏于王姓族大势众,没敢动墓田里的一棵树木。
1948年4月,潍县战役即将打响,华东野战军38师、27师进驻潍县华疃区的几十个村庄。为解决部队几万将士的烧柴和修工事用的木柴,在华疃区长王华彬、南张氏村长王曰光动员下,王氏家族长辈召集南、北张氏村的王姓村民们召开家族大会,2000多人一致同意“献出松林”“支援前线”。散会后,村民们立即拿来锨、镐、斧、锯,主动砍伐了自己家族茔地内的松柏。经过一天一夜的奋战,上千方木材整理成木桩、木板和木柴,装上大车送往部队,解了部队的燃眉之急,有力地支援了前线。
解放前,二株古松周围曾是一片大松林墓田,约有二百多亩。1938年日寇占据潍城,强迫这里的老百姓砍伐了大批成材松,修胶济铁路做枕木用了。解放战争中,这里的百姓,为了支援中国人民解放军攻占潍城,主动贡献出了这片松林,为部队输送了几千立方米的木材。献林时,解放军同志见这二株松树是几代的文物,便保存了下来。从此,当地群众亦称这二株古松为"军民友谊松",愿军民鱼水情万古长青。

张氏松医药价值,张殿英割“龙头枝”

编辑

  在漫长的岁月里,二株古松曾遭受过多次损伤。如在1936年阴历正月十五,群众来墓莹祭祖时,放鞭炮引起大火,将北面的大松烧伤,大部枝叶从此枯萎;令人喜爱的“龙头枝”,被大土匪头子孙殿英割去;群众听说古松柏是中医良药,四面八方都来剥皮折枝;尤其是冰雹雷击等自然灾害,损伤了几根枝干。

  “

张氏松七搂八拃一媳妇”典故

编辑
宋政和年间,即公元一千一百一十一年至一千一百一十八年,距今已有八百多年历史。这样的古木大松显然是不多见的。因此,在当地关于古松的传说颇多。说大松之大,有“七搂八拃一媳妇”道古木之早。尽管故事讲得枝叶俱全,妙趣横生,但既无字据可考,也就不可凭信了

张氏松南北两树历经沧桑,虽已死亡仍可观赏

编辑
[2-3] 
两树一南一北,犹如同胞兄弟携手相依,大者居北曰大松,高10余米,围长6米;次者居南曰二松,与大松同高,围长5米有余。两树之冠,长有板松、刺松、黑松三种松叶,姿色俊秀,气质高雅,有“三学士”之雅号。树枝一簇簇向外伸长着,每一枝都尖锐有力,好像有一种精神支撑着它们。每当阴雨连绵时节,枝上就开出椭圆形金黄色的花瓣。雨过天晴,花瓣就含羞似地合拢起来。人到此,赏其树,思其古,无不称颂道奇。据北张氏村一位王姓老人介绍,两棵古松在清朝末年曾经自燃过,却并不妨碍其生命力,生长得仍然茂盛。古松的品种也相当奇特,曾经有村民跑了大半个中国,都没有找到类似的树种,后在北京一古园林中觅得其同类。现张氏松虽已死亡,但仍具观赏价值。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自然 政治人物 历史 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