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吉光

编辑:唾骂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2-24 23:22:10
编辑 锁定
士吉光,字元照,雁门郡人,三晋世家,成刚小说《再扶汉室》重要人物之一。
中文名
士吉光
登场作品
成刚小说《再扶汉室》
表    字
元照
官    职
并州刺史
重要事件
绵山之战、上党夺郡
籍    贯
雁门郡

士吉光小说《再扶汉室》人物

编辑

  士吉光,字元照,雁门郡人,三晋世家,成刚小说《再扶汉室》如下章节重点描写:第一章绵山之战、第十六章上党夺郡、第二十六章壶关之战、第二十七章长车平淮、第二十八章席间遗剑、第二十九章兖州大战、第三十章杀马立盟、第三十六章缺粮破鲁、第三十七章鲁国之诈、第四十二章假庖论兵。人物活动几乎贯穿了整部小说始终,在地域上真正达到了联系晋冀鲁豫。也是小说十八镇诸侯之首。

士吉光人物介绍

编辑

士吉光士姓介绍


  士吉光,字元照,在这里有必要介绍一下“士”姓在三晋大地的影响,才能对“士吉光”这个人物很多个性呈现出原始状态有个进一步深入了解。士姓,是《左传》对春秋时期晋国晋平公时,六卿被赵氏、韩氏、魏氏、智氏、范氏、中行氏六家垄断,之后六卿特指这六个卿家中“范氏”的本来的称呼。前489年,赵鞅攻灭范氏、中行氏。这里的范氏指的是士吉射。小说《再扶汉室》就是以这个为衔接点的。士吉光为什么携弟弟士吉射访问绛州刺史黄天元,真正地依据就在对《左传》最后部分的一个发挥。杜撰“士吉光”、保留“士吉射”这个人名,就是现实和历史的一个联系。

士吉光士吉光介绍


  三晋地域活动期间(包括上党)
  士吉光的出现是随着极王夺位开始的,绛州刺史黄天元联合晋阳士吉光起兵,这就是继隋末农民战争李渊晋阳起兵再次出现的“晋阳起兵”事件。但是随后爆发的“绵山之战”却给反抗暴政的起义军以当头一棒,也使得原本是封建统治阶级内部的矛盾逐步演化为封建阶级和农民阶级之间的矛盾。要不是绵山之战的失利,“再扶汉室”只是一场封建统治阶级内部的权力更迭。而谈不上是一场惊心动魄的人民战争了。
  士吉光在绵山之战失利之后,并没有放弃反抗朝廷的努力,随后他与胞弟士吉射投奔上党荀本、赵舍,士吉光的一段征服上党之后的纲领性原话:“吾讨贼未果,有年矣,新帝依然荒悖,天下英雄乘时奋起,各路诸侯多拥兵自重,正是大丈夫建功之时!贤弟与某并力取上党,以为根本。跨太行而定燕赵,兼吞北国之雄。西渡蒲坂,席卷关中,并扼西河之险。东威中原,贤士必投,海漠传檄可定。若失此良机,岁月蹉跎,纵然复有时势,我等皆老矣!”引发了火并刘沉、刘平,由此开启了“上党夺郡”。但是由于受到刘沉兄弟的蒙骗,一步步受到刘沉、基太德布之间的夹攻,最终由于大将王器的诈降,使得“壶关之战”最终失败。
  鲁国活动期间
  士吉光经历“壶关之战”失败之后,只得全盘放弃经营多年的三晋大地,放弃第一次就能投奔乌鹊泽的机会,而选择投奔了是贵族出身的起义军:展皋集团。但是展皋手下大将张寻祖妒贤嫉能,席间遗剑挑拨士吉光与展皋之间的矛盾。最后演变成了“建瓴楼事变”。士吉光只得离开兖州另寻去处,最终落草在乌鹊泽。为乌鹊泽七盟心之一。
兖州大战

  后被封为楚王,镇守项城,对阵昔日的主公展皋。在这里其实也是属于鲁国活动范畴。鸿沟之战击败宿敌张寻祖,兖州之战展皋听信胡姬公主之计,企图效法战国时期吴起被刺临死前的行为。但是大将郑春和砍死了弓箭手郤云、郤翻,使得兖州问题最终得到了妥善解决。士吉光与郑春和在随后的一番谈话,被称作“庖论”,奠定了二人以烹调来讨论兵法、国事的精妙的对话,也是《再扶汉室》中少有的较为舒缓的场景之一。士、郑之间的“庖论”纵谈庖理、横论兵机,切中要义、奇正相济,变化无穷,虽邹忌鼓琴之喻、淳于御射之讽皆不如,这也是一种极为风雅的谈话。
  最后,烈朝北伐,士吉光在壶关杀死了刘沉,兵临神都练阳城下(河北省邢台市)。这样士吉光几乎走遍了小说《再扶汉室》中所提及的“晋冀鲁豫”四个对应现在的省份。

士吉光相关原文

编辑

  绛州刺史黄天无闻极王弑君自立,乃召帐下诸将计议。长子黄骊出曰:"帝无故遭害,父当起兵诛杀反贼,直入都门择贤而立,匡正皇室!"天元叹曰:"吾孤掌难鸣,如之奈何!"忽报并州刺史士吉光来访。天元出迎,士吉光顶盔贯甲,佩剑玉带,目如二炬,虎熊之躯。天元曰:"使君何至敝邑?"吉光曰:"极王弑立,神人共怒,吾欲讨之!"天元曰:"旧帝懦弱,不如新帝远甚,极王果决,堪为人主!"吉光按剑怒曰:"汝助反逆,吾当杀之!"黄骊叫曰:"使吾误矣,吾父亦有讨逆之心,恨无人相应,故戏耳!"士吉光大喜。天元曰:"公乃晋地世卿,愿伏首听令!"推辞一番,士吉光自立为讨逆大将军、并州牧、假节钺,以黄天元为大司马、共赞军机。大起十五万晋军杀奔神都而来。(第一章绵山之战)
绵山之战

  并州刺史士吉光兵败绵山,来投上党尉荀本,荀本深匿于家,常深夜计议。一日,吉光谏曰:“若能取上党以为根本。跨太行而定燕赵,兼吞北国之雄,并扼西河之险。中原海漠传檄可定。失此良机,岁月蹉跎,纵然复有时势,我等皆老矣。”荀本曰:“元照乃叱咤人物,某不及也。”
  忽报潞州刺史赵舍来访,荀本曰:“先探得赵舍口径,再图进取。”吉光喜曰:“如此甚好。”二人出迎。赵舍见吉光,惊曰:“公非绵山大战者乎?”吉光折腰曰:“得见将军,某之幸也。”舍曰:“元照可知上党利害?”吉光按剑曰:“吾观上党乃三晋之首,若起兵效韩信破赵故事,虽项王复出,亦就而擒之。”赵舍曰:“节度使刘沉大兴冤狱,监绊诸将。元照何以教我?”吉光曰:“夺郡于上党,立国于河东,庶几可乎。”舍曰:“欣闻元照震铄之语,愿为麾下,伏听号令。”吉光曰“既如此,某权行州牧事。”(第十六章上党夺郡)
上党夺郡

  吉光指釜,奇之曰:“某尝闻君子不近庖,将军何以独钟意于此?纵观春秋、战国百家之说,尚未有将军谈庖之奇论也!愿以一闻!”春和对曰:“庖术虽俗,然与兵法无异,若能精于其道旁通他类,则天下无事不能为也。欲烹一羊如攻一国,烹羊之法,先断其喉,沥血掇腹,三洗而去其膻,五调而俱其味。置于釜中烹,闻香观色。裂取之以试生熟。三如是方可置于盘中以待来客。伐敌宜先申明君命,整顿军令严法汰弱,广纳良言。遏其谋断其交,静待敌邦治乱之隙,动探彼军进退之实。若如此用兵,孙武五战入郢,白起一役破楚。诚非难事。”春和切一羊肩,献于吉光,又曰:“此郑春和纸上之言,见笑于君前!”吉光大惊曰:“郑将军纵谈庖理、横论兵机,切中要义,奇正相济,变化无穷,如此假庖论兵虽邹忌鼓琴之喻、淳于御射之讽,皆不如也!吾受教矣。”(第四十二章假庖论兵)

士吉光相关小说人物

编辑

  士吉射,并州刺史士吉光的弟弟,也是“晋阳起兵”的四个策划者之一,所谓的“晋阳四杰”就是士吉光、士吉射、黄天元、黄骊。也是士吉光集团中最为重要的大将之一,在“绵山之战”、“上党夺郡”中充当了重要的角色。士吉光、士吉射的名字的来历都有着作者成刚浓重的“《左传》情结”,《再扶汉室》原来的书名“《萑苻泽再扶汉室》”就是完全来自于《左传》中的地名。
上党夺郡_士吉光分析原文

  黄天元,绛州刺史,和士吉光一起起兵,绵山之战,败给了磐朝大将周近(字子迩);
  展皋,原为曹州刺史任地部将,后发动展皋取鲁,夺取曹州,继而夺取兖州,收降降将郑春和,自立为熹王;
  张寻祖,展皋部下大将,后见并州刺史士吉光来投,发生席间遗剑事件。
词条标签:
文化术语 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