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机构化

编辑:唾骂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1-18 04:17:09
编辑 锁定
本词条缺少信息栏名片图,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还能快速升级,赶紧来编辑吧!
去机构化(Deinstitutionalization)的概念来源于国外的精神医学,Bachrach(1989)将去机构化定义为“减少传统州立的大型精神科医院,而发展社区为基础的照顾方式。
这个定义包括了几个重要的过程:将州立的医院经由出院、转介和死亡,缩小医院的规模;将大型的机构转化成为社区为基础的处理;将责任由单一的机构,分成到许多不同的机构,并且将集中和权威的部分分散出去”[1] 
去机构化运动
从国际范围上看,当今世界上那些较为完善的残障人士社会制度,都是经由一系列残障权利运动而发展演化的。这一系列的运动包括了在此前做过专文介绍的独立生活运动,它由埃德·罗伯茨率先提倡,其独立生活理念被写入《联合国残疾人权利公约》。去机构化运动则是另一项重要的残障权利运动,它反对将残障人士隔离在机构中,提倡他们应与社会融合,这个运动改变了残障人士的生活状态,如同《残疾人权利公约》所言,残疾人应获得各项社区服务以便在社区生活和融入社区,避免同社区隔绝或隔离。
西方社会在起初,与我们一样,着力于建设各种机构以照顾残障人士,诸如建立特殊学校、社会福利院、精神病院、隔离式的公共庇护中心等。但从19世纪后半期开始,这些大型福利机构中暴露出的大量的非人性化问题,并且在欧美国家引发了大范围的讨论。他们从实践中发现机构照顾存在着诸多的问题。首先,在此类机构中居住的残障人士的生活质量不容乐观,不仅生活环境差,许多人权无法得到保证,而且心理、行为问题的发生率很高。其次,机构照顾的形式阻碍了残障人士参与社会生活,阻碍了他们从正常的社会生活中获得最大限度的发展。因此,大约从20世纪中期开始,去机构运动开始在西方社会兴起。而在这之前,许多年轻的残障人士不得不在机构中居住至老。
去机构化运动的目标就是把隔离于机构中的人们“解放”出来并安置在社区中。这一运动的主导者包括了所针对人群的家长、家庭和服务提供者。他们根据“正常化理论”,坚信如果人们能够被“正常”地对待,他们就可能“正常”地行动。也就是说,如果残障人士能够借由支持服务使其正面的社会角色得以发展,那么他们的正面形象就会逐渐地融入社会中,进而逐步提高其自尊和自我认同。
去机构化运动先后经历了从引发社会讨论到成为国家政策发展趋势的过程。以瑞典为例,它在1968年《专门福利法》中首次将“使所有残疾人融入社会”作为安置政策的目标,之后便陆续完成了由机构安置向社区安置的转型。在美国,从20世纪80年代初起,各州政府开始关闭大型隔离性的残疾人安置机构。也就是说,去机构化一方面要求将残障人士从“机构”中解放出来,另一方面也要求社区为残障人士提供所需服务,以便他们更好地适应社区生活。
在国内,我们可以看到地方政府部门正在探索建设社区服务体系,发展居家托养服务和日间照料服务等。一些服务机构也将其服务场所放在社区当中,例如惠灵所开展的在社区中以模拟家庭为形式的托养服务。但是从另一方面,我们也可以看到一些大型的托养机构、特教学校仍在建设当中,这当中或许不乏客观需要,但也在提醒我们去思考西方这场去机构化运动的缘由、以及他们所得出的对于残障人士生活的理想型的假设[2] 
参考资料
  • 1.    高文鈒 祝恺 .机构养老的“去机构化”探究[D]. 《社会福利(理论版)》 2012年10期
  • 2.    踏浪盲人电子杂志.2014年1月第01期 总第153期